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网上立案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浅析建设工程合同的主体

作者:陈方园  发布时间:2011-08-02 09:47:36


   【案情】

    原告:霍某。

    被告:马某。

    原告霍某诉称:原告给被告修建三孔窑洞的内粉和面墙,口头约定面墙每米300元、内粉一孔窑洞800元。因包工时未提到贴瓷片,未协商一致。被告要求解除合同,并另找人承包了贴瓷片工程,并对原告工程不予结算,不予给付。请求:1、判令被告继续履行合同义务,给付工程款7200元。2、判令被告承担诉讼费。

    被告马某辩称:一、原告没有领取建设工程施工资质,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主体资格不适格,合同客体违法,所签合同无效。二、原告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合同义务,对造成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三、原告中途逃离工地,没有完成全部工程量,已完成的工程量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应扣减工程款或承担返工重做的赔偿责任。

    经查,原告霍某经人介绍,给被告马某完成三孔砖窑的旧窑改建,口头约定工程量包括三孔砖窑的面墙和内粉,中间厨房的锅灶贴瓷片,面墙下打沿台,三孔窑的地面垫土,砖铺,安装三孔窑的门窗等,并约定工程价款7200元。工程进行期间,被告支付给原告1200元。原告完成两孔窑的工程及第三孔窑的面墙后,原、被告因工程量中是否包括窑内壁四面贴瓷片发生争议,原告停工,被告另找人完成了尾留工程。后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工程款,被告拒绝。原告遂提起本案诉讼。

    【审判】

    富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告霍某与被告马某关于砖窑改建的口头协议符合法律规定,协议有效。原告因故未完成全部工程,被告应支付相应报酬。对于被告辩称原告未完成约定工程量,原告霍某亦承认并表示可酌情减少工程价款,本院酌情予以考虑。故判决:被告马怀青支付给原告霍义学砖窑改建工程款6000元,除已付1200元外,再付4800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清。

    【评析】

    建设工程合同是指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发包人,一般是建设工程的建设单位,即投资建设该工程的单位;承包人是指实施建设工程的勘察、设计、施工等业务的单位,包括对建设工程实行总承包的单位和承包分包工程的单位。因此,建设工程合同的主体需双方均为单位,而本案中的双方当事人均系个人,不属于建设工程合同的主体。被告马某的主张显然不能成立。

所谓劳务合同,即一方向他方提供劳务,他方给付报酬。既然原、被告均为自然人,口头约定了劳务合同,并实际履行合同,劳务合同即成立并生效。本案应属于劳务合同纠纷。劳务合同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劳务合同是指一切与提供活劳动服务(即劳务)有关的协议。它属于民法调整的范畴,该合同标的是劳务。狭义的劳务合同仅指雇佣合同,即是指双方当事人约定,在确定或不确定期间内,一方向他方提供劳务,他方给付报酬的合同。

    本案中,原告霍某经人介绍,给被告马某完成三孔砖窑的旧窑改造,口头约定工程量包括三孔砖窑的面墙和内粉,中间厨房的锅灶贴瓷片,面墙下打沿台,三孔窑地面垫土、砖铺,安装三孔窑的门窗等,并约定工程款为7200元。即原告霍某与被告马某约定了在确定或不确定的期间内由原告霍某提供劳务、被告马某给付报酬,形成了劳务合同,符合劳务合同关系的特征。原告霍某并按照约定提供了劳务,完成了部分工程,被告马某理应给付与完成工程相应的报酬。

    本案系一起劳务合同纠纷案件,裁判焦点是如何确认原、被告之间的用工性质,便于对本案进行案由的正确定位,以及正确适用法律,本院判决最终确认原、被告间系劳务合同是正确的。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辉    

文章出处:富县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